广仲官方微信
广州仲裁金点子

展开

广仲其他网站

返回顶部
首页 / 文化广仲 / 案例分析

仲裁与调解相结合有关实务问题(下)

时间 : 2020-09-28 18:51:14      作者 :      浏览次数:7

涉及第三人权益的调解协议能否被确认为调解书?


上期微信文章中我们探讨了双方超出仲裁请求范围达成的调解协议在满足哪些条件情况下可以被确认为调解书。


实务中,调解的进行有时也会涉及到案外人的参与。例如,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某银行与李某甲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借款金额为100万元,后来由于李某甲未能按时还款,银行遂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要求其返还借款本息。案件审理过程中在仲裁庭主持下双方进行了调解,李某甲的妹妹李某乙、弟弟李某丙主动提出要求参与到调解中,李某乙表示愿意代替哥哥还款,李某丙则提出愿意以其和妻子赵某丁名下的房产提供抵押担保,届时若银行与李某甲、李某乙及李某丙达成了由李某乙代李某甲承担还款义务、李某丙提供抵押担保的调解协议,在该调解协议中的李某乙、李某丙即为仲裁程序中第三人,那么面对此类涉及第三人权益的调解协议,仲裁庭是否能够确认为仲裁调解书呢?



“仲裁第三人”的概念最初是参照民事诉讼第三人制度提出的,所以在回答相关问题前,我们可以先将目光投向民事诉讼程序中。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民事诉讼遵循意思自治原则,第三人参与调解的,只要双方当事人及第三人共同协商达成合意,且内容不显失公平,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没有侵犯国家、集体或其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就应充分尊重当事人对自己合法权益的处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1条明确规定:调解协议约定一方提供担保或者案外人同意为当事人提供担保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案外人提供担保的,人民法院制作调解书应当列明担保人,并将调解书送交担保人。担保人不签收调解书的,不影响调解书生效。当事人或者案外人提供的担保符合担保法规定的条件时生效。第19条规定:调解书确定的担保条款条件或者承担民事责任的条件成就时,当事人申请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执行。因此,第三人申请加入法院调解并承担义务,具备法律依据。



目前对于仲裁中能否引入第三人制度一直存在争论,在仲裁程序中加入第三人的一个最大阻碍就在于仲裁与诉讼的管辖权来源不同。由于仲裁机构对于纠纷的管辖来源于当事人的合意授权,需要以当事人之间存在有效的仲裁协议为前提,若第三人不是仲裁协议的一方当事人,那么根据《仲裁法》第四条的规定,第三人不受仲裁协议的约束,仲裁庭无法在实体上认定其权利义务。因此,在面对涉及第三人权益的调解协议时,仲裁庭的态度通常慎之又慎。


虽然根据仲裁的自治性和契约性,对于没有仲裁协议的第三人,申请人无权要求其加入仲裁程序,第三人也无权申请参加仲裁。但我国《仲裁法》对于仲裁协议订立的时间赋予了较大的灵活性,在仲裁过程中,如果双方当事人同意第三人加入仲裁,并且第三人也愿意加入仲裁,在此情况下,可以视为三方达成了一项新的仲裁协议。回顾篇首的案例,如在该调解协议中,各方同意由李某乙代李某甲清偿债务、由李某丙提供抵押担保,之后各方又共同向仲裁庭申请以调解书的形式对调解协议的效力予以确认,那么可以说调解协议实质上就包含了将争议提交仲裁解决的意思表示,管辖权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至于对调解协议具体内容的确认,则又回归到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上,如果权利人同意第三人承担义务,那么他们之间就各自实体权益的处分形成了一个新的契约,只要内容不显失公平,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没有侵犯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且达成协议是自愿的,仲裁庭也不宜过多干预。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科技手段的进步,现实生活中涌现出许多《合同法》未规定的合同类型,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日趋复杂,合同的履行可能会涉及到多个关联主体。如果囿于“合同相对性”原则,很多纠纷难以得到妥善、彻底的解决。利用调解的灵活性,在合法、自愿的前提下让第三人加入调解程序中是实现案结事了的一种重要手段。


尽管第三人参与仲裁调解具备法理依据,但实践中仍然需要持谨慎态度。在以履行金钱给付义务为主要诉请的案件中,第三人参与调解承担责任的形式一般有三种:


  • 第一,第三人自愿加入债务,与原债务人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 第二,第三人为债务人提供担保,例如案例中的李某丙,原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要求第三人承担全部债务,而不与原债务人分担债务。

这两种情况可以较大限度地保障债权人的债权得到实现,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李某丙的房产登记是在其和妻子赵某丁名下,所以在确认此类涉及不动产担保的调解协议时还应该明确第三人是否已经取得配偶或财产共有人的同意,以免日后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 第三种情况是第三人替代原债务人向债权人履行清偿责任,即案例中的李某乙,相当于债权债务的概括承担,债权人放弃了对原债务人的权利主张。此种情形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仲裁庭应当提醒当事人审慎审查第三人的资信能力、财产状况等。

对仲裁庭而言,第三人参与调解也不排除可能面临虚假仲裁等问题,所以应严格充分审查第三人身份信息,保障申、被双方及第三人的程序性权利,使得调解的功能目的充分发挥。



文化广仲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