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咨询/服务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纸短情长难书尽
发布时间:2019/9/18 11:30:01   阅读数: 612
滚滚狼烟,悲泣山河,恨聚怒潮。88年前的今天,一个蓄谋已久的罪恶公然上演,柳条湖骤然一声枪响。九?一八,从这一天起,山河裂,金瓯缺。沈阳沦陷,长春沦陷,哈尔滨沦陷,广袤而富饶的东北大地沦陷,殷红的鲜血撒在白雪皑皑的原野上,千百万的人民倒在凶残暴戾的火舌下。中华民族自那时起,开启了长达14年艰苦的抗战。山河破碎、哀鸿遍野的抗战时期,民不聊生,苦不堪言。但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英勇顽强的中国人民从来不曾低下高昂的头!最恶劣的条件,最艰苦的斗争,白山黑水间,他们用自己的血肉,筑成中华民族不倒的长城。一方面他们是守护国家的战士,但同时他们也有着难以割舍的亲人。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大国何来小家?在民族存亡之际,在国家命运面前,他们选择了舍小家而为大家,为国决意赴死!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他们留下的一封封家书,除了以死殉国的毅然决然,更多是对亲人的思念和牵挂。

88载岁月流逝,战争的阴霾早已飘散,但血与泪的国耻不能遗忘。战场上留下的一封封家书,成为历史永远的见证。今天,让我们穿过旧时光,再次打开这些尘封的家书,重温那段筚路蓝缕的往事,缅怀88年前在抗日战场为民族存亡奋不顾身的那些先辈们,继承、弘扬他们的家国情怀和民族精神。



左权,湖南醴陵人,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赴苏联学习;1934年参加长征,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攻打腊子口等战斗。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协助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粉碎日伪军“扫荡”,发展壮大人民武装力量,取得了百团大战等许多战役、战斗的胜利。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山区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25日,左权在山西辽县麻田附近指挥部队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机关突围转移时,于十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时年37岁。

这封家书是左权将军殉国前五天写给爱妻刘志兰的最后一封信。
志兰:
……
想来太北(左权的女儿左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重复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是时局有变,你可大胆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二十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之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不多谈了,祝你好!



戴安澜,著名抗日爱国将领。先后参加长城抗战和台儿庄、武汉、昆仑关等战役。1942年所部编入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作战,在东吁保卫战中击毙日军第五十五师团等部5000余人。后在率部北撤回国途中遭日军伏击,受伤殉国。

戴安澜写下这封家书时,同古战役已经打响,信没能寄出。戴安澜牺牲后,其妻在整理遗物时才发现这封信。

亲爱的荷馨:

余此次奉命固守东瓜(东瓜即同古城),因上面大计未定,其后方联络过远,敌人行动又快,现在孤军奋斗,决以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所念者,老母外出,未能侍奉。端公(端公即为戴安澜叔祖父戴端甫,知名爱国人士。戴安澜人生道路引路人。2月28日,端公于广西全州病逝,戴安澜因奉命远征,未能亲临送葬。)仙逝,未及送葬。

你们母子今后生活,当更痛苦。但东、靖、篱、澄四儿,俱极聪俊,将来必有大成。你只苦得几年,即可有福,自有出头之日矣。望勿以我为念,我要部署杀敌,时间太忙,望你自重,并爱护诸儿,侍奉老母!老父在皖,可不必呈闻。……





张自忠,著名抗日将领、民族英雄。1937年至1940年先后参与临沂向城战斗、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与枣宜会战等。1940年在襄阳与日军战斗中,不幸牺牲。年仅49岁。

这是一封张自忠写给部下、第33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的亲笔信。

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要再来碰一下钉子。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中国共产党党员,抗日民族英雄。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赵一曼被党组织派往东北地区发动和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斗争。1935年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在与日寇的斗争中赵一曼为掩护战友、不幸被俘。面对日军的严刑逼供,她宁死不屈。因为无法从赵一曼口中获得抗联的秘密和党的地下组织的信息,1936年8月2日,赵一曼被押上开往刑场的火车,她向押送的警察要来纸和笔,写下了这封催人泪下的遗书,临刑前,她高唱《红旗歌》,之后凛然就义,时年31岁。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母亲死后,我的孩子要代替母亲继续斗争,自己壮大成长,来安慰九泉之下的母亲!



历史是过去传到将来的回声,是将来对过去的反映。虽然抗战的烽火已不是当下的主题,但历史是一面镜子,也是一本深刻的教科书。生活中在和平年代的你我,更应铭记88年前发生的“九一八”事件,进行深刻的反思。只有把“九一八”当作永远的国之殇,才能真正汲取历史教训,并在居安思危中永远保持清醒头脑,才不会沉浸在无忧无虑之中。

勿忘国殇,吾辈自强!勿忘国耻,兴我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