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咨询/服务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之探讨(四)
发布时间:2019/11/8 15:40:04   阅读数: 67

前文,笔者已就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之概述以及美国和欧盟有关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的立法和实践进行了探讨【回顾: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之探讨(一);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之探讨(二)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之探讨(三)】,本文将就第三部分即我国有关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的立法、司法实践和建议进行分析。

 

三、我国有关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的立法、司法实践和建议

(一) 我国有关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的立法

我国《仲裁法》第二条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三十九条第四项规定:“消费者和经营者发生消费者权益争议的,可以通过下列途径解决:(四)根据与经营者达成的仲裁协议提请仲裁机构仲裁”。根据以上规定可知,我国在立法上对消费仲裁是认可的,允许财产性的消费合同纠纷通过仲裁解决。

 

然而,由于消费争议的特殊性,学界有观点认为消费争议的仲裁与一般的商事仲裁应有所区别。我国在立法上未对消费仲裁予以特别规制,一直也被不少学者所诟病。仲裁最初的设计仅是为了解决商事主体之间的经济纠纷,[i]但消费仲裁作为仲裁发展过程中的外延表现,其与商事仲裁有着本质区别: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固有地存在信息不对称以及交易地位不平等之关系,“由于消费者对消费仲裁协议缺乏足够的了解,而且该等消费仲裁协议的非易读性,绝大多数消费者往往在争议发生后才知晓签订消费仲裁协议对其意味着享有哪些权利以及失去何种权利”,[ii]这也致使“消费仲裁不是被当作解决争议的工具,反而走向另一方向——被用作损害消费者权利”。[iii]

 

(二)我国有关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的司法实践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大多数法院认定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有效,如: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李宏晨与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钟妮娅与广州远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上诉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朱斌与深圳市合辉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优估(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产品责任纠纷案等等。囿于篇幅,本文选取以下案例作简要分析。

 

案例:陈松林与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

案号:(2017)京03民特监8

案情简介: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币公司)为提供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互联网交易平台,营利方式主要为在用户交易虚拟货币或提现时收取相应的手续费。陈松林在火币公司提供的平台上进行了注册并开展虚拟货币交易,与火币公司形成网络服务合同关系。后陈松林以合同纠纷为由将火币公司诉至北京海淀法院。在北京海淀法院的诉讼过程中,火币公司主张双方存在《火币用户协议》,该协议具有有效的仲裁条款,因此该案应当适用仲裁条款。陈松林认为火币公司主张的上述仲裁条款应属无效。北京海淀法院认为,陈松林与火币公司对仲裁条款的效力存有异议,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对仲裁协议效力作出裁定的,应当由仲裁机构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故裁定该案中止审理。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规定:仲裁协议包括合同中订立的仲裁条款和以其他书面方式在纠纷发生前或者纠纷发生后达成的请求仲裁的协议。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二)仲裁事项;(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第十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仲裁协议无效:(一)约定的仲裁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仲裁协议;(三)一方采取胁迫手段,迫使对方订立仲裁协议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当事人概括约定仲裁事项为合同争议的,基于合同成立、效力、变更、转让、履行、违约责任、解释、解除等产生的纠纷都可以认定为仲裁事项。在本案中,20131121日陈松林通过用户注册程序成为火币网的用户,在注册过程中,陈松林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自愿在“我已阅读并同意《火币网用户协议》”前方的方框内点勾,证明其已经同意该协议对其具有约束力,故双方对于争议解决提交仲裁的意思表示清晰明确。火币公司与陈松林之间是在线用户与服务平台之间的服务合同关系,对于双方合同关系项下产生的纠纷可以适用于仲裁方式解决,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双方约定,对于仲裁机构的选择也是唯一、明确的,同时该条款并不具备无效情节,因此,本院认为陈松林与火币公司约定的《火币网用户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有效,应当予以确认。...... 关于诉争仲裁条款的效力。根据一般性常识,公众在互联网上注册用户时均会看到经营者公布的注意事项和风险提示,新用户在看到风险提示内容时,对经营行为的风险应有认知和防范意识,其中纠纷解决方式的选择及仲裁机构的选择对当事人至关重要。陈松林称其在勾选《火币网用户协议》时对协议内容“好象没有看”的做法与其作为法学教育者的风险意识极不相称,且本案到目前为止,亦没有证据表明双方选择交由仲裁解决争议对其重要权利造成何种损害。故对其异议提出的诉争仲裁条款无效的申请,本院不予支持。

   

从上述裁判意见可知,对于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法院先从《合同法》角度对网络消费合同进行审查,对仲裁条款是否为格式条款、存在无效情形进行判断,如果仲裁条款不为格式条款,继续审查该仲裁条款是否符合《仲裁法》的规定。此外,该案中裁判者亦考虑到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是否对消费者重要权利造成损害等其他因素。事实上,笔者同意某些法院意见,认为仲裁条款作为一项争议解决条款,仅系双方对纠纷解决方式的约定,并不存在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义务、排除消费者主要权利的情形,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并无损害。因此,对于网络消费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应当区别于约定当事人实体权利义务的条款,在审查时应当区别谨慎对待,不应草率地以“格式条款”及“未提请注意义务”为由认定该仲裁条款无效。

 

 

然而,实践中和理论界对此亦有不同的声音,“虽然仲裁条款不涉及当事人的实体性权利,但会对当事人行使程序性权利产生影响”。[iv]正是基于网络消费争议的特殊性,不论是对网络消费合同中仲裁条款的审查,还是对消费仲裁的规制,我国还有许多待完善之处,笔者将在下次继续探讨。


参考文献:

[i] Jean R. SternlightCreeping Mandatory ArbitrationIs It JustStanford LawReviewVol. 571631 2005p. 1631.

[ii] Linda J. Demaine & Deborah R. Hensler,“Volunteering to ArbitrateThrough Predispute Arbitration ClausesThe Average Consumer s ExperienceLaw AndContemporary ProblemsVol. 6755 2004pp. 73-74.

[iii] Richard M. AldermanPre-Dispute Mandatory Arbitration in Consumer ContractsA Call forReformJournal of Texas Consumer LawVol. 5 2002p. 64. 转引自:李颉. 论规制消费仲裁的必要性及规制路径[J].北京仲裁,2018,04:155-175.

[iv]详见(2017)湘06民辖终120号案裁判意见.



(本文仅代表小编观点,不代表裁判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