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咨询/服务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实务探讨】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是否受到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仲裁协议的约束?
发布时间:2019/11/8 15:37:17   阅读数: 66

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是指当保险标的的损失可归责于第三人时,保险人可基于对被保险人损失的赔付而获得被保险人对第三人所享有的权利。保险代位求偿权在立法层面的依据主要在我国《保险法》第60条和《海商法》第252条的规定,系保险人所享有的一项法定权利。而在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时势必要涉及到纠纷管辖的问题,比如诉讼管辖法院如何确定,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是否当然受到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仲裁条款的约束,此类问题在有关法律实践中时常出现,以下小编结合有关案例对此进行简要探讨。

 

对于保险代位求偿权诉讼管辖的确定,目前学界主要存在以下几种观点:1.应该以合同法中债权人的代位权确定管辖法院。理由为保险代位求偿权与合同法上的债权人代位权都是对第三人的代位权,故应参照债权人代位权的管辖原则确定管辖。2.应该以保险合同纠纷确定管辖法院。理由为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属于典型的财产保险合同纠纷,应该按照民事诉讼法关于合同纠纷的地域管辖规定进行处理。3.应该以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确定管辖法院。小编较为赞同第三种观点,应该以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确定管辖法院,因为保险代位求偿权是一项法定权利,其源于被保险人对第三人因侵权或违约等原因造成保险标的灭失或损毁的赔偿请求权。法院处理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实质上是对造成保险事故的第三人与被保险人之间的法律关系进行审理,故按照被保险人与第三人的合同关系或者侵权关系确定管辖较为合理。


节选自 (2012)东民初字第13663号案裁定意见:、


根据《保险法》第六十条的规定,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是指保险人依法享有的,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向造成保险标的损害负有赔偿责任的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保险人代位求偿权源于法律的直接规定,属于保险人的法定权利,并非基于保险合同而产生的约定权利。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造成保险事故,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后,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而提起诉讼的,应根据保险人所代位的被保险人与第三者之间的法律关系确定管辖法院。第三者侵害被保险人合法权益,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而不适用财产保险合同纠纷管辖的规定,不应以保险标的物所在地作为管辖依据。本案中,第三者实施了道路交通侵权行为,造成保险事故,被保险人对第三者有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保险人行使代位权起诉第三者的,应当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现二被告的住所地及侵权行为地均不在北京市东城区,故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对该起诉没有管辖权,应裁定不予受理。


从上述案例的裁定意见可知,保险代位求偿权属于法定的债权让与,也不同于一般的代位求偿权,故不应该适用意定债权让与的管辖规则或一般代位权的管辖规则确定管辖,而是应该根据保险人所代位的被保险人与第三者之间的法律关系确定管辖法院。


当事人可以通过达成仲裁条款的方式自主选择仲裁这一纠纷解决方式,体现了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充分尊重。那么,保险人是否受到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仲裁协议的约束而只能通过仲裁行使代位求偿权呢?对此,一种观点认为,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有效的仲裁协议对保险人当然产生约束力。另一种观点认为,保险人并非协商订立仲裁条款的当事人,仲裁条款并非保险人的意思表示,除非保险人明确表示接受,否则仲裁条款对保险人不具有约束力。但小编认为,应按照“原则适用,例外不适用”的规则进行确定。先来看一则案例的裁定意见——


节选自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与重庆ABB变压器有限公司之间的 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案号为【2015】苏商辖终字第00101号)裁定内容: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的《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系ABB公司与阚山公司签订,其中的仲裁条款系双方当事人为解决纠纷而订立的有效仲裁条款。江苏平安财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在赔付被保险人阚山公司的损失后,依法取得了向ABB公司请求赔偿损失的代位求偿权。由于江苏平安财险公司并非该设备采购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仲裁条款并非江苏平安财险公司的意思表示,除非其明确表示接受,否则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对江苏平安财险公司不具有约束力。本案争议发生后,江苏平安财险公司作为保险人并未与设备销售方ABB公司达成新的仲裁协议,因此涉案的设备采购合同的仲裁条款不应约束作为保险人的江苏平安财险公司。另外,ABB公司未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应视为放弃仲裁协议,一审法院继续审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一审法院裁定如下:驳回ABB公司对本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案件受理费80元,由ABB公司负担。


ABB公司不服一审裁定,遂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为: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应当根据保险人所代位的被保险人与第三者之间的法律关系来确定管辖,阚山公司与ABB公司之间的《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约定有仲裁条款,凡与其有关的一切争议均应仲裁。且江苏平安财险公司的索赔请求是基于合同违约,其代位行使的是阚山公司的合同权利,应交由仲裁。ABB公司在首次开庭前提出异议,符合法律规定。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本案中,ABB公司提出本案应仲裁的异议虽然已超过答辩期,但因本案一审并未开庭,应视为其在一审开庭前提出了本案应提交仲裁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处理该异议。一审法院关于ABB公司未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应视为放弃仲裁协议,一审法院继续审理并无不当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应予纠正。第二,本案应交由仲裁解决,人民法院没有管辖权。《仲裁法司法解释》第九条规定,债权债务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的,仲裁协议对受让人有效,但当事人另有约定、在受让债权债务时受让人明确反对或者不知有单独仲裁协议的除外。在本案中,江苏平安财险公司作为保险人,依据保险合同向被保险人阚山公司赔付损失后,依法取得向其他责任人请求赔偿损失的代位求偿权。代位求偿权是法律规定的债权转让,江苏平安财险公司依据法律规定受让取得阚山公司对ABB公司的债权。江苏平安财险公司向人民法院提交了《保险公估报告》作为证据,而《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是《保险公估报告》的附件,因此江苏平安财险公司在赔偿保险金受让债权时就应当已经知道了《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中存在有效的仲裁条款。江苏平安财险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受让债权时对仲裁提出明确反对或与阚山公司另有约定。综上本院认为,《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中的仲裁条款虽然是阚山公司与ABB公司之间的约定,但江苏平安财险公司在向阚山公司支付了保险赔偿金之后,依法受让了阚山公司对ABB公司的债权,江苏平安财险公司明知《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中有仲裁条款,未明确反对,因此《500KV主变压器设备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对江苏平安财险公司有效。本案应交由仲裁解决,人民法院没有管辖权。

从以上案例可知,因为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行使属于法定的债权让与,即保险人在支付保险金额范围内全面继受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内容,不仅包括实体权利,也包括管辖协议、仲裁条款等争议解决方式的约定内容。因此,一般情况下,保险人应当受到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有效仲裁协议的约束,但由于仲裁管辖较为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故如果保险人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在受让债权时对仲裁协议不知情或提出明确反对,又或者在已与被保险人对于管辖另有约定的,则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的仲裁协议不对保险人产生约束力。


(本文为小编个人观点,不代表裁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