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仲新闻

扫描二维码,下
载手机客户端

咨询/服务

电话:(020)83287919

传真:(020)83283771

邮箱:website_gzac.org ( _=@ )

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仲新闻 > 图片新闻


火车里:框景、隧道、人间
发布时间:2019/11/18 9:17:36   阅读数: 186
 

特别喜欢《雪国》开篇对于火车中光景的一段描述:

“在遥远的山巅上空,还淡淡地残留着晚霞的余晖。透过车窗玻璃看见的景物轮廓,退到远方,却没有消逝,但已经黯然失色了。尽管火车继续往前奔驰,在他看来,山野那平凡的姿态越是显得更加平凡了。由于什么东西都不十分惹他注目,他内心反而好像隐隐地存在着一股巨大的感情激流。”

在火车中,透过一道透明的玻璃车窗,镜面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在流逝的光景中重叠、晃动、消融。岛村在火车上遇见了叶子,姑娘的脸上流过山野的灯火,那仿佛是遥远处投射过来的寒光。他们在同一个车站下了车。

人物与景物的出场没有特定的关系,仿佛春天河底的河水和河面上的浮冰,随着场景和时间消融在一起。

/景:一个象征世界

对于火车上的旅客而言,触手可及的领域是眼前这段车厢,空间是密闭的,同时也是无限漫延的。往前看是一段车厢的尽头,左右透过车窗玻璃,却是一段流逝的远方。

长途旅行之中,在车窗边落座的旅人是幸运的。在车窗边观赏框景是火车旅行的一个妙处。从框中取景,借一框藏纳天然画景,是极具东方韵味的构景方法。

画家丰子恺曾在《构图与日常生活》中描述道:

“乘在火车里的时候,眺望车窗外的风景在每个窗格子里刻刻地推移变换,一定是谁也感到有兴味的……这与一幅绘画或一张美术的照相一样地可以惹起我们的美感。”

这不光是艺术家的体验,这种美感体验同样存在于我们身边。在火车中,窗外美景交叠变幻着,又恰好地与我们的观察视角隔了一道透明的玻璃,这种美感体验遥远又迷离;朦朦胧胧,又鲜活生动,由此更加触发我们的感官触角。

透过火车窗,也看到了许多未被鉴赏的风景。

“当我望着窗外掠过的景物出神时,我的心灵的窗户也洞开了。许多似乎早已遗忘的往事,得而复失的感受,无暇顾及的思想,这时都不召自来,如同窗外的景物一样在心灵的窗户前掠过。”(周国平《车窗外》)

靠窗而坐,看着窗外流逝的光景,景物与出场人物经由透明的玻璃消融在一起,“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的世界。”

人生也不过是一趟长长短短的旅途,我们眼中所望,田野、乡村、郊区、城市迤逦而出,童年、青年、中年、老年次第宕开,压缩在舱壁正中那一扇明窗之中,闪烁而过。

时光荏苒,百岁光阴一梦蝶,埋首人世间,也莫辜负人生旅途中的好时光。

/道:穿越一段时空

偶尔一不留神,火车开进山峦之间的隧道,那就是两眼茫茫,一片乌黑了。

关于火车隧道,有一个经典的相对论悖论,特别有意思。探讨的是两个盗贼能否将一列火车堵死在一个与火车等长的隧道中的问题,基于“运动的物体,长度会变短”的相对论假设,分别以盗贼与火车为参照系,得出的结果完全相反。

参照系改变,结论似乎有所不同。

山川万物都在隧道之外,人情冷暖也在隧道之外,经过长长的隧道,仿佛穿越时间的虫洞,耳中似乎只能听到火车嗡嗡、嗡嗡地,嗖地一声划过一望无际的黑暗。没有光线、没有色彩,视角之中失去了那道似乎亘古不变的参照系。

就两个盗贼而言,隧道的长度是可以确定的。对火车上的人而言,隧道的长度是不能确定的,隧道上方的风景是无法估量的,隧道的尽头暂时也难以看见,唯一感受到的是一个真实的自我。

“时间有无数序列,背离的、汇合的和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 (博尔赫斯《小径分叉的花园》)

火车头终究会钻开无垠的黑暗,从一望无际的幽暗中破开一道口子,那是隧道的尽头,也是动荡世界的惊奇处。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东方人用很多词语形容这样一种体验。墙上本没有斑点,隧道里也看不到什么,可是我们仿佛真的能觑见些什么。

/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无尽的远方,那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而通过火车这一媒介,正好将这天南海北的人聚集在了一起。

火车就是一个小小的胶卷,放映着百味人生,浓缩了人们柴米油盐的各个方面。

从上车到下车,会遇见不同的人,人们四处走动,攀谈。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故事,世间百态仿佛就在那里。有的青年人,呼朋引伴节俭衣食,到海边、山里、草原中游耍玩乐,十几个小时的路程,从食堂聊到求职,从国事社会事聊到至亲事;有的婆婆带着孙子,父亲带着小女儿;出外漂泊的找一方新的园地;一年到头买了些新鲜的礼物带回家给老婆孩子。车厢里闹的时候,五湖四海的方言掺杂在一起,只觉得车厢顶都要被人们呼出来的热气顶沸了。到安静的时候,各自或躺或靠,到了夜晚的座客厢,也全然没有形象。

一列轰隆隆开向远方的火车,载着天南海北的人,又将他们送到天南海北去。中途有人上车,有人停靠,奔赴一个茫茫的前程。

生活便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人们在火车上历经着悲欢,也在人生的路途中历经着悲欢。

火车里

框景、隧道、人物构成火车里的观察视角。从一定程度上讲,火车里的体验,也是生活体验的一个侧面,其分别预示着人对于外在、内心、情感的三重体验:通过声、光、色感知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框景),偶尔在幽暗中思考内在的自我(隧道),而最终落实到生活的百味交杂之中(人间)。